內幕交易:不可觸碰的“高壓線”-重慶真人娱乐
 
  投資者保護宣傳專欄
  基本資料
  聯係方式
  資訊反饋
 
 

 

 
當前位置 >> 投資者關係管理 >> 投資者保護宣傳專欄
 
 

 

 

 

華東政法大學 王誌朔

正當國美電器控製權之爭愈演愈烈之際,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備受社會關注的黃光裕案作出二審判決,認定黃光裕犯非法經營罪、內幕交易罪、單位行賄罪,三罪並罰,判處有期徒刑14年,並處罰金6億元、沒收財產2億元。黃光裕鋃鐺入獄再次彰顯了政府嚴打內幕交易、堅決維護證券市場“三公”原則的態度和決心,也對那些懷抱僥幸心理,企圖利用內幕信息牟取非法利益或者進行利益輸送的人們敲響了警鍾。那麽,什麽是內幕交易?

所謂內幕交易,是指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內幕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違法行為。通俗地說,這是一種證券市場的舞弊行為,類似於玩撲克遊戲中偷看底牌的作弊活動,對參與市場交易的其他投資者而言是極不公平的。從西方證券市場幾百年發展曆程看,無論是在投機風氣盛行的早期,還是在較為發達和成熟的今日,內幕交易等違法違規行為一直屢禁不止。從性質上看,內幕交易不僅僅是內幕人士特別是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等對其法定義務的違反,更是對作為證券市場基石的公開、公平、公正原則的侵蝕和破壞,直接妨害了市場參與者公平地獲得信息和據此進行公平的交易。正因如此,內幕交易日益成為阻礙證券市場健康、穩定、持續發展的嚴重“毒瘤”之一,現代各國政府無一例外地對內幕交易采取了“零容忍”的強硬政策。

以美國為例,1933年,為調查股市大蕭條的原因而舉行的帕克拉聽證,徹底揭露了自由放任經濟政策下證券市場充斥著內幕交易、操縱市場、虛假陳述等昭彰罪惡,激起了公眾對規製證券市場的強烈支持,從而為證券立法創造了良好的社會氛圍。第二年,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成立,專事證券監管職責。相應地,《1933年美國證券法》和《1934年證券交易法》確立了證券反欺詐規則,嚴禁內幕交易。20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又接連出台了幾部關於內幕交易的法律,進一步完善了內幕交易法律規製體係。如《1988年內幕交易及證券欺詐製裁法》引入行政罰款製度,即無須考慮內幕交易者是否有利潤所得,一律處以高額罰款;《2002年公眾公司會計改革和投資者保護法》更是加強了對內幕交易行為人、特別是違法的注冊會計師等中介機構的刑事處罰力度,並延長了證券欺詐追訴期等。此外,相關的法律還確立了永久性證券交易禁令製度、以集團訴訟為主的投資者損害賠償製度和內幕交易線索舉報鼓勵政策等。2009年9月,針對對衝基金公司帆船集團創始人、億萬富翁拉傑?拉賈拉特南夥同其他5人因涉嫌從事內幕交易獲取暴利2000萬美元的行為,美國聯邦檢察官提出了犯罪指控。該案不但是華爾街曆史上最大的一起對衝基金內幕交易案,也是聯邦調查機構動用監聽手段獲取有關內幕交易證據的第一案,預示著美國政府對金融犯罪的打擊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在我國,內幕交易同樣是一根不可觸碰的“高壓線”。《證券法》第73條規定:“禁止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利用內幕信息從事證券交易活動。”《證券法》第74、75條分別對“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內幕信息”做了界定,第76條明確了法律所禁止的內幕交易的具體行為。簡單說來,內幕交易行為有三大構成要件:從內幕信息的範圍看,凡是對證券價格有重大影響的尚未公開的信息均可認定為內幕信息;從內幕人員的範圍看,除了公司內部人員外,通過騙取、套取、偷聽、監聽或私下交易等非法手段獲取內幕信息的其他人員也可認定為內幕交易行為主體;從內幕交易的行為方式看,包括利用內幕信息買賣證券、泄露內幕信息和建議他人買賣相關證券等三種情形。

對以身試法、逾越底線的內幕交易行為人,按照我國現行法律,更有民事、行政和刑事三層責任體係結網以待:其一,內幕交易行為給投資者造成損失的,行為人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其二,證券監管機構還將對內幕交易行為人處以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罰款等行政處罰和采取市場禁入等措施;其三,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還會麵臨刑事製裁。《刑法》第180條第一款規定,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員或者非法獲取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人員,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尚未公開前,買入或者賣出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近年來,隨著證券市場的活躍和上市公司並購重組等活動的增多,我國內幕交易呈現出高發態勢,成為證券市場的“重災區”。為此,國家不斷完善內幕交易的法律規定,總的趨勢就是更加嚴格、更加規範、更具操作性。例如,新近出台的《關於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追訴標準的規定(二)》就明確了證券、期貨內幕交易罪的界定標準:(1)證券交易成交額累計在五十萬元以上的;(2)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累計在三十萬元以上的;(3)獲利或者避免損失數額累計在十五萬元以上的;(4)多次進行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的;(5)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該標準的確立對更加有效地打擊內幕交易行為,必將發揮積極作用。與此同時,中國證監會近年來切實加大對內幕交易的打擊力度,重點查處了杭蕭鋼構、延邊公路、中關村、高淳陶瓷、中山公用等一批大要案件,收到了較好的市場反響。前不久,尚福林主席更是明確指出內幕交易已經成為當前市場監管的主要矛盾,打擊內幕交易是下一階段證券監管執法的重要工作。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可以預見,當某些人還認為內幕交易是在證券市場牟取暴利的製勝法寶,心存僥幸,寄希望於通過內幕交易創造財富“神話”時,最終必然會發現,以身試法、觸碰內幕交易“高壓線”的後果必將是受到嚴厲的法律製裁。